<em id='rpBBXMLE0'><legend id='rpBBXMLE0'></legend></em><th id='rpBBXMLE0'></th> <font id='rpBBXMLE0'></font>



    

    •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<optgroup id='rpBBXMLE0'><blockquote id='rpBBXMLE0'><code id='rpBBXMLE0'></code></blockquote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span id='rpBBXMLE0'></span><span id='rpBBXMLE0'></span> <code id='rpBBXMLE0'></code>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•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kbd id='rpBBXMLE0'><ol id='rpBBXMLE0'></ol><button id='rpBBXMLE0'></button><legend id='rpBBXMLE0'></legend></kb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<sub id='rpBBXMLE0'><dl id='rpBBXMLE0'><u id='rpBBXMLE0'></u></dl><strong id='rpBBXMLE0'></stro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-04-29 07:2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南依稀记得那年,一颗青涩的心,甩出一堆生硬的老文风,日日夜夜咬文嚼字。总而言之,用高中语文老师的话讲,台下笔风看似老练,生搬硬套,毫无技巧,一点也上不了台面。没错,我当时就是上不了台面。无论写作,还是生活。不过幸运的是与短文学网这个自由的写作平台结缘。让我从一个在温室里长大内向自卑的大男孩,变成现在自信开朗的小伙。这一切还是要感谢短文学网给予如此大的蜕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刷朋友圈的时候,看到别人家发的照片。紧跟时尚、紧跟潮流,瞬间觉得看,人家的十八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读懂生命,才能欣赏到美丽,感觉到快乐,才会时时享受到姹紫嫣红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命总是短暂的,不是说生命如此漫长,也许只是一个四季的更迭,有些美不是用眼去观赏,而是用心去感悟。生命的真谛不是一个短短的秋天所能表达的,而这只是秋天的思绪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收割后的田野是光秃秃的,只有寸把高的稻草茬,在无声诉说丰收的故事,几堆稻草杆闪着细细的火苗,冒着青烟,像是庆祝的篝火,只是可惜没有围观狂舞的人群。几条牛儿散落其间,落寞地吃着有些枯萎的草,不时的抬头远望,也许是寻找它还在吃奶的牛羔;觅食的鸟儿不甘心地从电线杆和田埂间飞上飞下,依稀仍是旧日的画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俺公公的病情,一天比一天严重。最初疼痛时,吃几片止痛药还管用。慢慢地,一天得吃几次止痛药,才可安睡一会。最后一段时间,吃止痛药都不管用了。只好打吗啡针剂止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浮生若梦,不忘时光。这一路的成长,我们都携手时光前行着,或喜或悲,或忧或乐,成长的那些点滴都会被记录于属于我们的时光纪念册里,等到某天,不经意间去翻开那一页页,再见那些年的自己,再忆那些年的故事,我们都会不禁感慨时光的易逝,但也会无比怀念那段时光曾历经的一切,也许,我们都回不到最初,可是我们可以在浮生若梦的旅途里,不忘时光,与时光同行,就这样的走完一段又一段的旅程,看尽一处又一处的风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依然来的很多,每个团队总有几个一站成景的人儿出现。感觉这景区更象是宽大的T字舞台,看风情各异的美女自成风景,为什么不算为一场盛大的服装秀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南把雪画得出神入化的雪魔,把雪的美,把记忆里的冰天雪地定格在画纸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武当山下,梧桐树开,朴素桐华,小道远望。看着那发黄的桐叶,看着那飘摇的树须,曾记得这是纷争落幕,天涯水断,本应寂静的心绪蓦然记忆涌动,不可收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忆的模样,是屈指可数的三两张老照片,那些快门来不及抓住的过往,我还依稀记得在你小房间里听你唱歌,和你游戏;房子后面用砖头和木板做的跷跷板,我们开心的玩着已经没味了的口香糖;在厨房里看着你洗碗也一边和我们聊天的你;还有你带着我们去逛镇里的街景,还有你带着我们去找你同学玩的时光;当然,不管后来的我们将会如何发展彼此之间的故事,我一定不会淡忘,小小年纪的你在厨房煮腌面给我们吃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到一个夏季最热的时节,不知道是天气原因还是或者其它,我们一直在焦虑中度过了很久,心刀累了。我知道没有哪个人是轻松的。我想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呆几天,让我们静静的住几天,远离熟透了的日子。象远离红尘,但依然在红尘中。让身边的人变成陌生人,我行我素过几天。我知道这种想法除自家人可以理解或者说可以支持外,无人能与我们同行,虽然我在朋友圈中告诉了我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买了一纸袋苹果。总不能空手去吧,何况我们还是第一次上万老师家。万老师把我们迎进了客厅。说是客厅,其实不足十平米,门倒有三头,因此显得很局促。我们进去,能坐的东西都坐了,才勉强落座。万老师大概有点惊讶我们会去看她,显得很高兴。但是我们毕竟有些拘谨,其中最年长的一位找了个话题:这电风扇的颜色真好,看着都凉快。于是大家便附和着:是,颜色真好。对,看着都凉快显然是没话找话,我有些无聊,目光就转向了别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风穿过回廊,在我不经意间折下一枝梅花,落成了诗行,想要写下你的呢喃,山间明月经过树梢,星河垂落拥抱夜空,夜莺在画中惊醒了梦人,想要衔来你的纸花,我静守着一壶白茶,照看着院子里的花海,想要与你坐庭前,赏花落,笑谈浮生流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离开图书馆之后,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,我们为什么去翻阅图书?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深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宋真宗赵恒《励学篇》中有三句广为流传的话:书中自有千钟粟,书中自有黄金屋。书中自有颜如玉。《聊斋志异》里的书痴郎玉柱就将这几句话奉为圭臬,他书桌的右边就贴着父亲为他抄录的《劝学篇》。每日诵读,又幛以素纱,惟恐磨灭。他读书不为功名利禄,而是真的相信书中有千钟粟和黄金屋,年逾二十,不曾婚配,认为书中自有佳偶。他昼夜苦读书籍,不因寒暑废辍,每天埋头于故纸堆中,亦不谙人情世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江南的水乡离不开小石桥,河道上的一座座小石桥,拱、梁、亭各式,古朴典雅,独具历史感,素有碧水贯街千万居,彩虹跨河十七桥的美誉。最有代表性的是福禄、万安、如意这三座桥,相传以前古镇人家嫁女儿时,都要走全三桥,以讨个吉祥。远处小桥边恰有几艘乌篷船,在这小桥流水里自然是船的世界,乌篷船或行或泊,行则轻快,泊则闲雅。我立起身,一艘乌篷船渐渐驶来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得久了,我也禁不住远方的诱惑,下到石堰,走到栅栏旁,对上边难以下手的累累锈迹,做出成年人该有的无所适从。排在身后的一帮孩子,见我踟蹰,以为我不懂攀越的技巧,叽叽喳喳地教我该抓牢哪支栏杆,该踩住哪块出水的卵石,他们各个如猴子般身手矫捷,只棉服的下摆整齐划一地抹上厚重的锈迹,有如这次行动的徽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小镇名唤归,潮湿斑驳的青石小径,交错纵横的幽僻巷道,其上来往的形形色色的小镇居民,如天上飘着的那片淡淡的云,悠然而美好。小镇中央有一株很高很大的老树,逆叫不出它的名字,只是镇上的老人说道这株老树活了很久很久了,小镇刚刚建起来的时候它就在那儿了。树下是小镇中难得的一处绿茵,嫩嫩的草,散落在这片绿意中的点点碎花,逆总是喜欢偷偷的从学堂跑出来,躺在这片馥郁之间,叼一根草,呆呆的望向天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南记忆中父亲种过几年的西瓜,五六月天气,麦子快黄了,顶着热辣辣的太阳,父亲几乎天天在地里巡查他那些瓜秧子。破土,压蔓,掐尖,西瓜成熟要几个月,几个月下来,父亲已经黑的变成另外一个人,除了一笑露出一口熟悉的白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秋雨一点一滴地于昨夜洒落,我的脚步一步一步不停地走着,徜徉于香城大地之上,不断为伟大祖国欣欣向荣,发展壮大,心花怒放,激情澎湃,豪气冲天,生机勃勃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过《大明宫词》,但对大明宫没有印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即使我们拒绝改变,但是有些时候那些遍布全身的棱角还是会被轻易的就磨平,变成不熟知的圆滑模样。后来就想明白了,当我们无法改变别人时,唯有改变自己的想法方可!道不同不相为谋即是话不投机半句多,何不潇洒的不与之计较呢?做个自己喜欢的人就好,何必希求他人与自己一样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友在身侧,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,分享着彼此共有的曾经,或者是记忆深处的人,或者是渐行渐远的事,无关风月,无关春秋。沐浴在无边春色里,思绪变得悠远,而漫长,心灵变得温润,而柔软。那一刻,所有的纷纭繁复红尘事,都显得无不足道,所有生命的过往,都化为熨帖着灵魂的感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桌原话是这样的:她叫你们不要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喜欢安静,不喜与人语,如今更是越来越喜欢安静了。喜欢一个人发呆,静静地想一些事,写一些文字,极不喜欢轻易涉入太过复杂的圈子。这种性格,延续到了现在,着实不是能霎那改变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师爱文字,对文字是不敷衍草率的,不敢急就章充数,欣赏不已。文字,亦如我们的灵魂,敢于剖析,敢于直面,敢于对今生,也对来世。相信大病之后的老师有更多更深的人生领悟,若诉诸笔端,定会是一篇篇醒世之文,但我更愿老师身体健康,与家人同享天伦之乐,山高水长亲情永相随。文字,自当怡情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一家乐山特别的小书店,仅有十几平米,处在背街一个极不起眼的台阶上,因为她的主人,因为经营的内涵和宗旨与古嘉州深沉的文化那么和谐,所以大凡乐山爱书之人都知道这个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曾一起说过的豪言壮志因为无奈而改变。曾一起说毕业后也要在一起的情侣,也多数因为无奈而分道。而更无奈的是让你明白: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,孤独是常态。然后再证明给你看:你希望被爱与关心,结果你只能一个人在凌晨三点半听着那首《凌晨两点半》,或是吃着没煮熟的泡面,第二天回到单位,你看着形形色色的人,看着他们有说有笑,或许会想:为什么我融不进他们,无法结群。但其实,这些都不是你想要的友谊。要明白,那不过是起于公事交谈,止于了解的一种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一阵阵风儿劲吹,我闭上眼,被风吹着真是有些爽快,拥有,包容,还有郁围,寂寞的因子,盯着天空,看着它们不断变幻云彩,毋须追逐,随缘就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坐着车从容轻松的渡过了那让人狼狈不堪的几百米。感谢渡我们的人,遗憾忘了问他尊姓,唯有用文字传播这份暖,在心里默默的祝福他。往后的路平安顺利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陪三哥今天去医院,如果不动手术,中午这场酒,又是脱不了的,想来心里就打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午时分,学校食堂开饭后,我给父亲打了一份。父亲吃饭后便返程。终于赶上了马家店至百里洲的末班船,身披朦胧的夜色回家,全程往返一百多里。海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再高明的福清光饼师傅,也只能在福清才能烤制出这种酥脆喷香的福清饼,一旦离开到其他地方烤制,饼也就没那么香,那么酥了。有人说这跟福清的水质有关,也有人说也只有用福清山地里采集到的松针当燃料,才烤得出看着金黄悦目,闻着喷香诱人,吃着酥脆适口的福清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完一个一个景观,知晓一个一个晴天。真是有景难看尽,处处胜仙般;若要真寻逸,一生赌也难。让自己每年每月每天每时每分每秒等等,在旅游奔波倜傥之中,去游个没有结果的旅行,而不知归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想要有个庭院,愿意在花间捧一本闲书静读,折一枝淡淡的馨香,在清幽的窗前绽放,坐在静静的庭院中,星天如水,隐隐约约,如果能有一口深井,我会把西瓜投下,将它同明月一起捞上来,咔嚓一声,清凉四溢,连眼睛都是凉的;方寸的庭院中,有树几株,有竹几片,有花几盆,约三五老友喝茶,在树影婆娑下对弈,懒散的时光,再慢一点,妙不可言;客来喝茶,谈论青山绿水,如果有意,可以对酌明月,醉在花中;客走折枝,告慰来日方长,如果怀念,可以带走安静,淡入画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树叶落尽,整个村庄都变得清瘦,冬天就潜伏在身边了。寒风刺骨,瘦小的树枝会被冻掉,我会把它们一一捡回来用来烧火。雪总是下得好大好大,村庄瞬间被雪全面覆盖,一不小心就会过膝,爸爸总是在早晨起很早,清扫出一条通往公路的小道,那样我起床后,就可以寻着蜿蜒的小路去上学了,不用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积雪。但是到了公路上,由于车碾压过,雪已经融化成水,踩上去很清脆,我喜欢不停的踩那些雪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生中有朋友是幸福,有知己是难得。风雨时,才能见真情;平淡中,才能见真心。不相对,已然在心;不诉情,已然懂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古人说,一屋不扫,何以扫天下?我要说,这一屋不争,何以争天下?如果坐在这样的教室里都不知进取,以后如何在社会上立足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这首《去大理》响起时不由得回忆起大学时去云南的情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你有暇钻进山里,你就会明白,不仅是鞠躬尽瘁,不仅是老骥伏枥,不仅惟它才是气贯今古的长虹豪情。你就会明白,象蝴蝶一样,也不和云雀比飞高,也不与蜜蜂比酿蜜,从不计较流言蜚语,只顾自地在花丛里旋转,在花丛里翩翩起舞,只迎着阳光晒晒翅膀,也是一种悠然,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不久有一位同学问我能不能来我们单位工作,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他带着一起面试单位的另一位同学X,进入单位之后为了表现自己、博得领导的好感,不断在背后说他的坏话,虽然领导有跟他说不要在意,他们都不过当同学X是小丑罢了。但他心中始终有刺,想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苏轼有一颗不甘寂寞的英雄心,他生来就是为了实现抱负。即便他暂居田园,即便他说: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,可是我想,他不可能真正放下他所念念不忘的官场。而陶渊明不同。如果他愿意,他可以吃那五斗米,但是他没有,他自己甘愿放弃,从此再无留恋。从苏轼身上,我看到的是壮志未酬,而陶渊明所拥有的更多的是一份淡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生活中,我们总会遇到许多挫折,但我们不能就此放弃,因为这也是对感情的磨合。而如果我们坚持到了最后,发现对方并不是能陪伴我们走完这一生的人时,我们要学会放手。这时,你所有的好都不过是无力的挽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不仅让我感慨,二十多年前这个地方,是我曾经工作十多年的属地。小三峡山庄属杜家庄行政村管辖,而这片领地是杜家庄的一个小自然村,叫红岭后,又称樱桃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观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天气真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海南邓兄,你还线吗?微信信号响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截一段南城旧事淡入墨中,融入文字里写出一行素笺,留一行小字,听一曲高歌,看水边柳花静卧,闻地上蔷薇暗香,四季在风中更替,流转水墨丹青的颜色,风的灵动,沾染了岁月的尘埃,烟云散去的时候,落幕一场不完美的演绎,黑夜卷走了流光的温柔,只剩一地星空落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前,祖父有个小屋子,屋后有个小院子,院子里种满了他喜欢的花,花里行着他喜欢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键词 >> 海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评论(320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联系我们